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二十九章:何春光巧遇徐梅

时间:2019-03-20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452 下载

自从李婷不辞而别离家出走后,何春光四处寻她毫无结果,寻找了她两年都没有她任何音讯,何春光也渐渐地放弃了对她的寻找。为了生活他也不得不再次出去打工,这次他没有进工地,而是在一家快递公司做一名快递员,虽然工资比在工地上干活少了一点,但送快递比在建筑工地上干活轻松的多。他白天送快递晚上躺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悠闲自在,一个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一年回家一两次看看儿子和母亲,虽工作辛苦点,但他也过上了安逸的生活。他没有李婷那么大的理想与报复,他只求一个平静安逸的生活,今天他的生活安稳了下来,但让他美中不足的是李婷没有回到他的身边,他也只能自演自乐的生活。

这一天,他送完快递下班回家,突然感到肚子有点饿,他就找了一家面馆进去坐下对服务员喊道:“服务员...给我来碗面”。

一位女服务员微笑着走道他桌前,非常有礼貌的对他说:“先生...你想吃点什么”。

何春光抬头一看,惊讶的一时间没有说出话,这时女服务员也惊讶的对他喊道:“何春光...这么巧......”。

何春光也赶紧的说:“徐梅...你怎么在这里......”。

徐梅兴奋的坐在他面前,“春光哥...你什么时侯来这个城市里的......”。

“我来这这里两年多了,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何春光跟徐梅聊了起来。

徐梅微笑笑非常阳光的说:“我在这里也干一年多了,唉...对了...现在李婷姐什么样,不是你们都开公司了吗?你...你怎么这身打扮”。

何春光沉默了一会儿,沉重的对徐梅说:“哎!别提了,我们的生态园,原本干的好好的结果被一场洪水全部冲毁完,我们辛苦经营多年的小龙虾养殖场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李婷也因受到打击,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家,至今还未归,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在何处”。

徐梅听了伤心的说:“怎么会这样,好了...你也别难过了,我相信李婷姐一定不会有事的......”,就在这时老板催促她给客人上饭了。

徐梅赶紧对何春光说:“春光哥...你在这坐着,我给你端面去,我也一会就下班了,咱们一会再了”。

“你赶紧忙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徐梅微笑着忙活去了,现在的徐梅比以前在工地上的她漂亮多了,虽然过去了好几年,但她的脸蛋比过去还水灵,也许在面馆里做服务员风吹不住,雨淋不到,太阳晒不着吧!她又比以前会打扮自己了,因而她变得愈发年轻起来。

一会儿,徐梅给何春光端来了一碗面,还是微笑着对何春光说:“春光哥...你慢慢吃,我给那几个客人上完面,我就可以下班了,一会我在陪你聊天”。

何春光也赶紧说:“你赶快忙你的去吧!”

徐梅这才去给别的客人上面去,何春光一边吃面一边偷偷的看着她忙活。在这个城市里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他们两个再次相逢,彼此都感到无比的亲切,他们虽没有两相望泪两行,但在他们的心中都把对方当做亲人来看待了。

徐梅很快的忙完,又坐到了何春光的面前,“好了...春光哥...我忙完来”。

此刻,何春光还没有吃完面,他赶紧说道:“你这么快就忙完了”,这时,何春光也有些不好意思再继续吃面,就赶紧停了下来。

“春光哥...你慢慢地吃,我就是坐着里跟你聊聊天,不急...不急...你把面吃完......”

何春光此时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吃面,就随手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一下嘴说道:“好了...我吃饱了”。

何春光起身就要去付面钱,徐梅赶紧说道:“春光哥...我跟老板说过了,今天给你免单了”。

何春光还要争着要付钱,“这怎么能行了,这个面钱我得付”。

这时一位老者从柜台里走了出来,微笑着对何春光说:“小梅的朋友,这个面钱一定要免单了,小伙子...你以后要常来我店里来吃饭,这次就免单了,以后就不免了”。

何春光这时也没有再跟他争执,赶紧道谢道:“大伯...那就谢谢你了”。

老者还是微笑着说:“你跟小梅也多年没有见面了,今天我就让小梅早下会班,你们好好会”,他说完又回到了柜台里。

这时徐梅对何春光说:“春光哥...我也下班了,要不咱们出去转转”。

何春光赶紧回答道:“好呀!咱们就出去转转吧!”

他们两个并肩走出面馆,突然感到有些拘谨起来,不知道此刻该先说什么,他们像一对第一次约会的情人一样,此刻不知话从何处说起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何春光先开口说话了,“徐梅...你要不到我住的地方坐坐去吧!离着也不太远了,回头我再开电车送你回来”。

此刻的徐梅没有了以前活泼的表现,而是点点头同意了何春光的提议,她就坐在了何春光送快递是电动三轮车的副驾驶座上,何春光小心翼翼的驾驶着电三轮,他们一路上没有说几句话,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何春光的出租屋里。

何春光的出租屋是跟别人合租的两室一厅的房间,客厅、厨房、卫生间是跟和出租者公用的,他们只有自己的独立的卧室。由于他的合租者因换工作,而前几天刚搬走,现在剩余的房子,房东还没有租出去,于是这里就由何春光一人单独住着。

徐梅到了房间里四处看看了一下,毫不客气的往沙发上一坐,对何春光说:“春光哥...你这里可以啊!比我那住的好多了,还有沙发和电视”,她又兴奋的跑到厨房、卫生间里看看。

“春光哥...你这里配套挺齐全的,卫生间里还有热水器,每晚还能洗澡,太好了......”。

何春光给她倒杯水递给她,对她开玩笑的说:“这里这么好,那里还闲着一间呢!要不你也搬过住”。

此刻,徐梅像一个小孩一样兴奋的说:“好啊!好啊!明天我就搬过来......”。

何春光并没有理会她说什么,而是问她道:“徐梅...你自己在这里打工,贺国强呢!”

突然,徐梅沉默了下来,过了好长时间,她才哀叹道:“哎!春光哥...我也不瞒你说,我们早就离了,已经好几年了”。

何春光一听惊讶的问道:“你以前不是跟过强的关系挺好的吗?怎么说离就离婚了呢!”

徐梅有些伤感的说:“哎!这大部分是愿我,我是真不想跟着他过那工地上的生活了,你也知道工地上的生活是人过的吗?我把一切都给了他,我的两个儿子也都跟了他,我是净身出户的,我真的受够了那样的生活......”,徐梅说着说着还流出了眼泪。

何春光一看勾起了她的伤心事,赶紧微笑着安慰道:“好了...好了...咋说着还流泪了,都过去了,咱们不说这些了”。

徐梅此刻也感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擦一下眼泪,也笑了起来,两人再次陷入沉默中。慢慢地他们也缓解了先前尴尬的场面,他们开始说笑起来,最后还欢快的打闹起来。

时间转眼见过去了,他们不知不觉中天已经很晚了,徐梅这才起身告别,“春光哥...天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改天我再来你这里玩”,何春光也没有再挽留她,而是开车送她回去。

自从李婷离家出走后,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轻松与快活,多日积攒下来的愁云,今日才得以消散,他感到身体此刻特别轻松,心情非常舒畅,多年没有哼过的小曲,在送走徐梅回家的路上,小曲也哼了起来。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