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三十章:何春光与徐梅组建临时夫妻

时间:2019-03-20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第二夫妻 浏览量:372 下载

何春光自从跟徐梅在面馆偶遇后,感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多了一个亲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啦!就连上班的时间,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徐梅,刚一下班,他就跑到徐梅所在的面馆门前转悠了几圈,他不敢直接进去,他怕徐梅对他产生误会,但他在门前转悠了几圈,并没有看到徐梅的身影,最后他鼓足勇气走进了面馆。

面馆的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刚一进门面馆老板就迎上去,笑着问道:“小伙子...你今天是来吃面呢!还是来找小梅”。

何春光也是非常有礼貌的说:“大伯...我今天是来吃面的,给我来一大碗面,对了...大伯...我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徐梅,她人呢!”

面馆老板一听笑得翘起了小胡子,对何春光嘲笑道:“你还说不是来找小梅的,这才刚坐下就打听起她的事情了”。

何春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大伯...我真是来吃面的,只是顺便问一下,没...没有怎么”。

面馆老板赶紧跟他解释道:“小伙子...你今天来的真不巧,小梅...他今天请了一下午的假,她说什么,她要搬家......”。

何春光一听面馆了老板说,徐梅今天没有来上班,她要搬家,于是何春光赶紧追问道:“大伯...徐梅说她搬哪里住了”。

面馆老板摇摇头说:“小梅...她搬哪里了,我还真不知道,我忘记了问她,要不明天她回来上班了,我问问她,回头我再告诉你”。

何春光赶紧说道:“大伯...那我就先谢谢你了,你能不能不告诉她我今天来这里了”。

面馆老板像一个小孩一样,调皮的说:“晓得...晓得...我明白,我保证为你保密,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端面去”。

何春光今天在面馆里没有见到徐梅,他的内心有些小失望,吃完面,他默默地离开了面馆,刚燃起的欢快的心,又被打回到了从前的孤舟,他一个人孤单的漂泊于这个陌生的城市的街道上。

何春光无精打采的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他刚一开门,只见一名女子赤裸着身子在客厅里走动,他惊讶的“啊!”的一声,赶紧把门关上,对房间里的女子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搬进来的,我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先把你的衣服穿上......”

这时,门突然开了,只见徐梅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怎么啦!我以来都不敢进屋了”。

何春光此刻惊讶的站在那里望着徐梅,“怎么是你”。

徐梅笑眯眯的说:“怎么不能是我,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快点进来”。

徐梅见何春光还是站在原处不动,她上去一把他拉了进来,何春光赶紧用手捂住眼睛,并对她说道:“徐梅...咱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徐梅一把拉开他捂住眼睛的手,生气的说道:“你那个眼睛看到我没有穿衣服,你看看我这件比基尼多好看,这时我在网上刚买的,我还是第一次穿呢!”

这时何春光发现徐梅自己的穿着都没有什么不自然的,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再不好意思就有些不妥了,他坐到沙发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徐梅,他直着的观察把徐梅看的都有些不自然了。

此刻,徐梅也看了一下,她自己身体上下,有些害羞的说:“哎!你瞅什么来,我身上长花了”。

何春光一听徐梅这么一说,他突然发现自己失态了,赶紧转移话题说:“没有...没有...我刚才一进屋时,还因为走错房间了呢!你是怎么进来的......”。

徐梅笑嘻嘻的也坐到何春光的身边,“房东让我进来的呀!我就住在这里了,往后自己就是邻居了”。

何春光一听惊讶的差点没有坐到地上,“你...你要住在这里,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徐梅疑惑的问道:“我租的房子,为什么不行”。

何春光赶紧跟她解释道:“我是男的,你是个女的,咱们住在一起太不方便了”。

徐梅不屑一顾的说:“我都没有感到什么不好意思,你一个大老爷们还妞妞捏捏,你别跟我磨叽了,我就在这里住定了,我交的房租我想住那就住那,你管不到......”。

何春光还是不相让的说:“你如果非要住这里,我这就搬走”。

徐梅突然霸道的说:“何春光...你要干从这里搬走,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是说到做到,我不是吓唬你”。

何春光见徐梅是认真的,他也就服软道:“那好吧!既然你是执意要住在这里,你就住在这吧!咱们先说好,咱们各人生活各人的,互不影响......”。

何春光还没有说完,徐梅就抢先说道:“那是自然,你想那个我还不乐意呢!”

何春光被徐梅这样一说,他到有些不自然了,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他张了两下嘴,但没有说出一句话。

这时,徐梅抓住何春光的手说:“春光哥...我在我表叔家里住真的太不方便了,我早就想搬出来住了,我自己又单独租不起房子,在这个城市里我又不认识别的人,和陌生合租房子我又不放心,我看你这里恰巧有闲房子我就搬过来了,再说咱们又不是没有一个房间住过,在工棚里我身上那个没有不被你偷看过......”。

何春光赶紧解释道:“徐梅...我发誓,我以前绝对没有偷看过你......”。

此刻,徐梅看着何春光紧张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腰,她强忍住笑说道:“春光哥...看把你吓得,我逗你玩呢!

何在工棚里生活的那段日子里,他经常偷偷的看徐梅换衣服还以为被她发现了,没有当场揭发他呢!一听徐梅说是逗他玩呢!春光这才长出一口气,把心放松了下来。

徐梅雪白的身躯在何春光眼前晃来晃去,何春光虽然跟徐梅同住一个工棚里一年多,他也偷看过几次徐梅的身体,但他从未有像现在徐梅自己穿着比基尼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何春光不敢正视她,当又忍不住的偷看徐梅几眼,他唯恐徐梅发现他在偷看她,他就随手拿起一张报纸假装看起来。

自从李婷离家出走后,何春光就自己一个人单独生活,别说像徐梅现在这样穿着比基尼在他眼前晃悠了,他平时连个女子也很少单独接触过。何春光三十多岁正处青春的狂妄期,再加上徐梅挑戏性的动作,让他的身体不由得的发热起来,脸红得赛过关云长,他时刻都有冲动的可能。

他不能再让徐梅在他眼前这样晃悠了,不然他还真说不准会对徐梅做什么,他假装生气的样子,对徐梅说:“徐梅...你别穿成这样在我眼前晃悠了,我说不准真对你......”。

徐梅也看出了何春光的一点小九九,她故意调戏他,徐梅走到何春光面前,把她的屁股对着他的脸翘得高高的,并对何春光娇柔的说:“春光哥哥...你看看我的皮肤白吗?你用手摸摸多么有弹性......”。

何春光被她这么一挑戏,他的脸更挂不住了,气急败坏的起身就回他自己房间了,“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这时,徐梅见何春光此表现,乐得直不起腰,她笑了一会强忍着笑对何春光说:“春光哥...你别生气,我斗你玩你,你出来吧!我穿衣服去”,何春光并没有搭理她,她还是忍不住的乐着,倒她房间里套上一件睡裙。

徐梅从她房间里出来见何春光还在他房间里没有出来,于是对他喊道:“春光哥...你出来吧!我不挑逗你了,我已经穿好衣服了......”。

何春光这才胆怯的打开门看看,见徐梅真的穿上了一件睡衣,这才大胆的走出房间,从新坐回到沙发上,他还没有来得急说话,徐梅就贴着他坐了下来,“春光哥...你别生气,我刚才是逗你玩呢!我真的不想像在工棚里那样的生活了,整日的把自己裹得像一个粽子一样,我是在自己家,穿件比基尼放松一下自己的身体,我觉得也没有什么......”。

何春光这时哭丧着脸说:“你没有什么,你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徐梅猛地一愣,随口问道:“你什么感受......”。

突然,她明白了过来,哈哈大笑起来,她捂着肚子强忍着笑,对何春光开玩笑的说:“哦...我名白了,自从李婷姐姐离家出走后,没有人给你卸火吧!要不...我帮你泄泻火”。

何春光此刻羞得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对徐梅不满的说:“徐梅...你在这样我真没有办法跟你合租房了......”。

徐梅见何春光真的生气了,赶紧说道:“春光哥...跟你闹着玩呢!都什么年代了,咱们都是过来人了,要不咱们先凑合着过,等李婷姐回来了,我再撤怎么样”。

何春光先是一惊讶,发愣了一会儿赶紧说:“不行...不行...婷婷虽然出去了几年了,但我们并没有离婚,我如果那样做了,就太对不起她了......”。

徐梅没有等何春光说完就打断他的话说:“你想那里去了,我还没有想嫁给你呢!咱们现在在这个城市里,都人生地不熟的,咱们搭伴过日子,相互在生活上有个照应,你想那里去了”。

何春光一听自己理解错了徐梅的意思,赶紧给她道歉道:“徐梅...对不起,我...我...我刚才理解错了”。

徐梅见何春光有些紧张,又听他说他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她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春光哥...你说的那个意思,我明白,在这个城市里有好多人都在那样做,组建第二夫妻,我现在还没有想好那样做......好了...你跟你说了,春光哥...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饭去”,她害羞的向厨房里跑去。

何春光赶紧说道:“徐梅...你别忙活了,我回来的时候在你们的面馆吃过了”。

徐梅一听何春光又去他们的面馆吃饭去了,徐梅心中猛地的一惊,何春光咋又到面馆里了,不会是找她去了吧!难不成何春光对自己有意思,瞬间,她的脸上升起了一片红霞。

徐梅乖巧的坐回沙发,有些害羞的问道:“春光哥...你又去面馆了”。

何春光赶紧说道:“我是正好路过,对了...今后咱们就按照你说的那样搭伴过日子”,徐梅高兴的点点头,脸上洋溢出春天的气息。

人生的机缘幂幂之中是苍天所注定,何春光和徐梅二次相遇,再次同住一个屋檐下,让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感到无比的亲近,他们孤冷的心此刻都得到了一股暖流的冲洗,感到非常的温馨。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在渴望对方能留下陪伴自己,但处于自己虚荣的脸面,还得表演一番开场白,让对方来挽留自己,他们最终能在一起搭伴过日子是他们都想得到的结果。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