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篁岭怪屋记

时间:2019-08-02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浏览量:219 下载

    异于常者,曰怪。

    婺源境内,江湾镇东,石耳山中位于一处山崖上的篁岭,是一个在清代出过父子两代宰相,辅佐皇帝长达75年之久的古村。群峰环绕、梯田簇拥的篁岭古村有条长长的天街 ,街上徽式商铺林立,茶坊、酒肆、砚庄、篾铺、伞店古趣盎然。天街入口不远处有一头足倒置的怪屋,侧面看去,怪屋的屋顶倒立于地上,地面则悬于空中。

    怪屋门边,挂一小木牌,上书“怪屋”二个大字,同时还有两行小字,提醒六十岁以上的老者和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和头晕症的游客不要入内。妻子因高血压,抬脚进门才走了一步,就自觉不适,便止步了。我年岁虽大,但血压不高,自信身体尚健,便迈步进屋,刚走了几步,头就有点晕乎乎的,旋即停住脚步,定了定神后,这才睁眼仔细地看了看屋内情形。怪屋有上下两层,单层面积二十多个平方。一楼地面由里、外墙两端向房屋中间倾斜,呈坡度在20度左右的“∨”字形地面,只是由外而内的斜面占去了地板三分之二的长度。在事先不知情,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迈步进屋,突然置身其中,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作用于游客,身体前倾,一时不适,站立不住,使人暂失平衡,就会觉得晕乎乎的。

    一楼靠里墙装有带扶手的木板楼梯,顺着楼梯上二楼,就看见一间让人感觉十分明显的被倒转了的屋子,它的屋顶和房梁也呈“∨”字形倒立在楼面,因此我们一上楼就踩在了木板与木条构成的怪屋的房梁上了,而地面砖则平平地铺在了我们的头顶上方原本是房梁的位置,环顾室内,一切都被颠倒了,它完全颠覆了我们日常对于房子的方位空间概念。由于地板砖在上,长条案几、桌子和椅子的脚被紧固在头顶上方的地板砖上,它们的面则悬空朝下,一幅“松柏图”的中堂画和两边的楹联也都倒过来了。被倒转的楹联,上面的字既是倒的也是反的,很不好认,我歪着头细看半天也没能认全,还是借助照相机拍了照,然后转个180度,让照片上的一切回归正常的方位,我才认出了那副左联为“云水风度”右联为“松柏气节”的对子。如此乾坤颠倒、上下方位错乱的怪屋,实属罕见,虽给人带来了一些新奇的刺激,但许多人在生理和心理上其实并不感觉舒服。

    我在参观游览它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什么人、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动机,突发奇想在这里建这么一个头足倒置的怪屋呢?问了导游,没有得到这个问题的满意答案,她说个中原因就留给游客自己去探究、思考和猜想吧。

    篁岭古村可是清朝两代宰相曹文植、曹振镛父子的故居啊,虽说曹振镛死后被谥“文正”时,时人曾挖苦他说,叫“不文不正”更恰当,难道光是语言嘲讽还觉得不够过瘾,必须在他家乡建此一“不正”之怪屋来讽喻世事?曹振镛毕竟是道光皇帝的宠臣,且曹氏族人多以此为骄傲和荣耀,这个“不正”的怪屋真要有揶揄之意,曹家后人必力拒之,恐怕也很难留存至今,如此推想起来,我以为是不会有嘲讽、隐喻、影射之意的。

    照理说世界上万事万物,都应该以它的本来面目示人,不应该被歪曲被颠倒。一般来说,故意歪曲事实、颠倒是非黑白,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恶作剧。故意头足倒置,把房子倒过来建给世人看,若非讽喻“不文不正”,那当时怪屋的建造者纯粹就是为了好玩,为了猎奇和新鲜,才搞出来这么个恶作剧的玩意,让乡人和来这里的访客开开心罢了。    

    之于怪屋,我乃一匆匆观者,无意深究其建造动因,胡乱猜想而已,真是贻笑大方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