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白驼山的恋人们(3)

时间:2019-08-1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21 下载

第三章  春冰心事

 

从前,我遇到一个最倾慕的女子,何尝不想追求?

 

无奈造化弄人,白驼山啊,白驼山,即使是旷世豪杰也逃脱不了情感沉沦的宿命!

 

三十年后,遁入空门,仍旧难以割舍纷乱红尘中,那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南帝段智兴

 

男人最喜欢的就是名利,尤其是当了官的男人,最是变本加厉,白驼山守备沈远潮就是这样一个人,尽管他还是我父亲。

 

我们全家从应天府几经周折最终来到白驼山,居住地多次迁徙同时映射了父亲官场的沉浮史。

 

我刚开始设想的一切幸福生活,被父亲的雄心碾压的支离破碎,我已经有些恨他了,但是他装作不知道,他把白驼山的当成人生中最后一块跳板。

 

同僚问父亲为何不远千里拖家带口来到这里,他从脸上挤出一丝看似愉快的笑意,“凡是有一点私心的人,谁愿意来这里?想我沈家世代沐浴天恩,深知边陲重地,如果圣上所托非人,届时大宋门户大开,那金人虎狼之师还不长驱直入,都城就岌岌可危了。”

 

我不得不佩服父亲的应变能力,他总是轻描淡写就把自己官场每况愈下的窘迫遮掩的完美无暇。

 

我对有野心的男人很反感,包括借着一切机会献媚我父亲,实际企图取得我欢心的欧阳锋,还有最近看着我就发痴呆的黄药师。

 

官宦人家的子女总是轻易就得到别人的赞美,我十五岁那年,脸上长了一个疙瘩,丑得都不敢照镜子,可是来求父亲办事的财主王阿发,却夸我长得漂亮,这种恶心的虚伪让我很不舒服。

 

我是从河间府的老家随父母到了应天府,从应天府又到了顺天府,在顺天府父亲当官当出了麻烦。

 

知府大人的姨太太过生日的时候,父亲送去了贺礼,是只金老鼠,姨太太是属鼠的,可是他看到家人根本对他爱答不理的,后来才知道知府大人也是属鼠的,虽然两人年龄差了一轮,知道底细的都是送一对金老鼠。

 

可想而知,父亲的官运开始倒霉,最后被派到了白驼山当官。

 

小时候心里就渴望有这么一个人,他无欲无求,深沉温暖,在雨天,他会为我撑一把油纸伞,泛舟在湖海之上,可以相对无言,但是心里都有对方。

 

有太阳的日子,他可以为我牵马,走过有河流的地方,从清溪中为我汲水解渴,摘下枝条编成帽子为我遮挡阳光,陪我一起走在绿荫遮蔽的路上。

 

我想,每个女人心里都装着一个好男人,包括丫头燕哥,她心里的好男人就是岳岗的大牛。

 

每个女人都确信,那个男人已经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等着你,或者正走在寻找你的路上。

 

有的女人很不幸,两个人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一生的感情从幻想开始,以绝望终结;有的女人收获的是回忆,两个人会有甜美的交集,因为世间种种,穷尽毕生的力气,依然无法改变各走各路的现实;幸运的女人听说过许多,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在大家眼中,我应该被归到幸运的行列,可是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在这个地界,团练夫人拉关系的手腕丝毫不亚于她的儿子,这或许是张团练二十年屹立白驼山不倒的根源。

 

当地名流士绅的女眷毫无疑问,都成了团练夫人的座上嘉宾,团练府会有各种聚会,貌似要不时的强调一下团练大人在本地的合法统治权。

 

张团练有两儿一女,大儿子有点缺心眼,二十多岁了脑子反应很慢,他的玩伴基本上都是八九岁的小孩儿;二儿子集中了父母的优点,擅长交际,精通权谋,名字叫恩聪。

 

女儿是老大,比我大了六岁,我叫她雅珺姐姐,听说早就成家了,可是自从我们搬到这里来,发现她一直呆在团练府,,并且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丈夫。

 

别人不说,我自然不会去问,尤其是混迹上流社会的女人,总要有管住自己舌头的能力,否则,一句话就能惹出祸端,这话父亲在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会交代我。

 

过了春分,天气比去年要暖和,燕哥拿来团练府的请帖,邀我过几天参加她家的赏花会。

 

父亲喜爱清静,所以我家的宅院建在半山,站在门口,就可以望见山下笠湖桥安静的趴在蓝水河上,阳光温柔照在蓝水河,就像金黄的带子镶嵌在白驼山山脚。

 

我看到昨夜山雨过后,春天最后的花,开到荼蘼,在这一场风雨中一败涂地。

 

刚来的那一年,清晰的记得,不算繁茂的九里香熏染了我的衣袖,足踝趟过青草齐腰的山路,远方笠湖桥头摇晃的灯火,辉映着漫天星斗,是我最纯美的回忆。

 

团练夫人的花园里盛开着鸢尾花,有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三种,种花的技艺是团练夫人的骄傲,当地除了她没有人能种出这么好的花。

 

对于过来搭讪的人,我让燕哥来对付,燕哥对于这种场合,总有合适的方法。

 

我发现今天的雅珺姐姐不比往常,她的脸上荡起两朵绯云,往日的愁容烟消云散。

 

女人就是这样,很少有守住秘密的,总要找一个人共同分享或分摊她们的快乐和痛苦。

 

雅珺把我拉到了她的闺房,“姐姐,今天有什么喜事吗?你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今天晚上,你有没有时间,春冰妹妹?”她说话从来不会先说目的,就是一句一句先问清楚了你,然后再跟你说她的事情。

 

我无所谓的摇摇头,我一个女儿家,哪里有什么事情。

 

“那你能不能陪我见一个人?”她不好意思的说。

 

“姐姐,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傻傻问道。

 

“唉,你个小丫头,气都被你气死了。”她装作去倒茶就不说话了,我知道她心里是高兴的,这个人她应该等了很久。

 

下午赏花的女眷吃了饭许多人走了,我就一直在雅珺房里唠嗑,期间张恩聪进来过两次,第一次看我也在,他虚与委蛇的讲了一些市面上的事情,然后走了。

 

第二次,他走进来,对雅珺只说了三个字“他已到”。我发现雅珺两眼放光,抑制着内心的激动,但是她的拳头握的很紧,冲张恩聪点了点头,张恩聪就走了。

 

“姐姐,这人究竟是谁啊,对你那么重要?”

 

得到了来人已到的消息,雅珺就对我打开了她内心最刺痛的往事。

 

    雅珺在十六岁那年尚且待字闺中,蓝关守将周将军和张团练一起打过仗,交情不错,周将军的独生公子在雅珺十七岁的时候娶入家门。无奈造化弄人,周将军被人诬陷谋反,被砍了头,其他人充军发配到大理。幸亏张团练长袖善舞,花了重金才让雅珺免于流放,多年过去,新皇去年登基,查明周将军的冤案,为周家平了反。

    这次大理来了客人,答应带雅珺去大理和丈夫相会,所以她格外高兴,要和来客询问这几年来丈夫的情况。大理,在我的脑海里,应该是茶花的世界,那里一年四季如春,这些我也是从书上看来的,我最远到过的地方是南京。

    傍晚吃过饭,雅珺的丫头叫我们去凉亭,雅珺开始紧张,毕竟这么多年失散了丈夫的消息,显得极不平静,她拉着我的手,一起走向凉亭。嘴里低声说着:“唉,也不知道几年不见,他变成啥样儿了?”凉亭很大,我看到了张恩聪和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身材伟岸,背对着我们。他的背影居然如此熟悉,肩膀坚硬,肌肉结实,他的背不算宽,腰部的流线很完美,完全显露着一种超绝的淡然和典雅。我的心开始不安分了,心跳也加速了,这个熟悉的背影不止一次出现在我梦中,始终我就是看不到他的脸。

“段兄,家姐已到。”那男子转过身来,我们的目光迅速相对,我呆愣了,他也是一惊,他的面容不算太白,显露着健康的气质,他的眼光平静,神采斐然。我心里暗喜,这就是我等了多年的人啊,我抑制住内心的悸动,雅珺和向男子施礼。男子说他姓段,世代居住大理。他的声音轻柔又带着威严,礼貌平和的把周家大哥的事情一一告诉雅珺。 

“张小姐,有个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你心里有个数。”段公子说。一种不祥的感觉让四周的空气变得沉闷起来,我紧紧抓住了雅珺的手,我感受到她的手也在微微颤抖。我执意要在夜里离开张家,因为雅珺知悉了丈夫残疾的消息,心情非常低落,而我又怎么呆下去呢?凡事是不能等的,这次我是真看到了,命运的大幕又一次上演了美好的等待,换来的却是残破的结果。这个时候张家的人陷入了两难之中,雅珺到底去不去大理,成了一个尴尬的难题。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白驼山的恋人们(4) 下一篇:魅影芳踪(13)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