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6)

时间:2019-08-19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1 下载

第十六章   

虽然是十五,今晚天上却没有月亮,下午西边飘过来一朵乌云,没多久就下起了雨,吃过晚饭依然没有停的意思。

我看见司大林和大山两个人扛着铁锹有说有笑的去了后院,我想尾随着他们过去,碰见表嫂一手拿着折扇,一边吃着苹果走过来。

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看我的眼神就不对劲,私下里我们很少说话。只要表哥不在的时候,她就借题发挥,敲敲打打,让我好不自在。

我知道长时间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麻烦人家,不管是谁,时间长了都会烦的,尤其是这种刻薄的女人,我们村里就有很多这号货,当姑娘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哪里都是好好的,可是一结了婚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走两个极端,对娘家人亲的把命都可以给了,可是对老公公和婆婆就像天敌一样不共戴天,好似欠了她八辈子的债一样,尤其是丈夫窝囊的,变得飞扬跋扈,老娘天下第一,谁也不敢招惹,难道淑女变成泼妇只需要通过结婚就可以快速实现吗?

好在表哥感恩的心特别重,又有官威,所以在场面上表嫂不敢表露出任何不满的迹象。

果真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表嫂对我笑嘻嘻的说:“表弟啊,你是享了你表哥的福了啊,若是寻常人家,不知道你死了几回了?”

大晚上该睡觉了,她居然说出这样臊气的话,我也不能发火,只好说“表哥对我恩重如山,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

“哟,别说的那么严重,没有人让你做牛,也没有人让你当马,你看你的病也快好了,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原来是想说媒啊,这是好事啊,我忽然又想到,这万万不可,如果贸然结婚了,生了孩子,那怎么还能回到现代,到时候还不纠结死。生的孩子在宋朝,自己却是现代人,这见了面谁是谁祖宗啊。想到这里我头皮发麻,只有听这个女人絮叨下去。

“多谢嫂夫人美意,就我这身体,就不敢耽误人家姑娘了。”

“哟,我说表弟啊,这姑娘不是别人啊,是我的表妹美莲,你见过的,人挺好的。”

美莲,没有一点印象,估计是沈燕北见过,我反正没有见过。

“哦,美莲啊,她是什么意见?”

“她啊,一个小女子能有什么意见,还不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她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自然是不用说了。我说了,只要你愿意,她家是一百个高兴。”

“那等我这几天不忙了见见再说吧。”我推辞道。

“表弟啊,老大不小了,他们家开的成衣铺生意好的很,你和美莲成亲了,我姑父就把生意交给你们小两口打理,她的手艺可好了,你们就夫唱妇随,比翼双飞吧。”

这娘儿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是千方百计地把我往外撵啊。

正当我没法脱身的时候,司大林擦着汗过来了,“夫人也在啊,可把我累瘫了,那么深的一个坑啊!”

“挖坑干什么?”我问道。

“给你挖的啊!”

差点把我吓倒在地,“你,你说什么?”

“给你治病用的。我的表少爷。”

原来如此,大林的闯入给我解了围,这次治病我非常配合,大林用牛筋把我捆得像粽子一样,给我嘴里塞了一条毛巾。

他们在子时之前把我抬到了后院,我看见虽然不下雨了,但天是阴沉沉的,坑就在牛皮帐篷下面,四周点了火,热气熏脸。

法海和尚目光坚毅,走到我面前单手抓住了我脖子后的绳子,把我提起来,他的身材高大,像老鹰捉小鸡一般,种树一样毫不费力的把我竖在坑里,。

了空摆手让表哥和家人都退下,现场只留下了法海我们三人。

“沈公子,这道魔性非比寻常,是寄居在你的百会穴,如果提取不干净,你成日里就会昏头昏脑,跟白痴一样,等会儿如果你肯定会难受,记住,一会儿做法时,老衲让你闭眼,你闭上即可,千万不要睁开眼,不要喊出声,无论多痛苦,否则,魔性会从口眼重新进入,如果那样,老衲也回天乏力了,切记!”

我人在坑里,了空站在我的面前,只能看到了空的膝盖,法海单手托着那个紫金钵盂,站在他后面,紫金钵盂映射出火光跳跃着,带着一丝恐惧和诡异。

了空的禅杖上的铃铛忽然急促的响了起来,“法海,准备做法。”

“弟子遵命。沈公子,请闭眼。”法海在我脑袋后说道。

我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又在撕裂般的膨胀,原来宽敞的土坑,没有多久就被我的身体挤满了,我的膝盖好似也长出了地面,我死死的咬住毛巾,可是獠牙依旧穿透了毛巾,从嘴角伸了出去。

法海念念有词,我的眼脸猛的感觉一暗,光线全黑,头上感觉戴了一个铁帽子,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那个紫金钵盂套在了我的头上。

刚开始我只是头顶着钵盂,后来我感觉到腮帮也碰到了钵盂冰冷的墙壁,等到我的脑袋已经在钵盂中挤的满满的,然后钵盂又扩大,始终变得比脑袋大。

我的耳边像有三千个和尚同时念经,耳膜针扎一样痛苦,我的头咚咚撞着钵盂,撞的麻木,头顶还有一只大手在来回摩挲。

然后感觉钵盂在飞速旋转,强大的吸力把我的脖子用力向上拉,我的头顶也有极强的吸力,而我的脚已经离开了挨不着地面,身体悬空。我想现在是不是一批烩面,被厨师两头拉着,用力在抻。

当我感觉腰部要断的时候,猛然,额头一紧,仿佛有一物贯顶而出,我的气力依然耗尽,牙关一松,毛巾就从嘴里落下,像个面袋子又掉在坑里。

慢慢我的眼睛重新感觉到了火光,“沈公子,可以睁眼了。”

法海也是满头大汗,胸前的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对着了空大师施礼。

法海低声和了空说了一阵,了空让人把我从坑里拉出来,抬到了卧室。

等我稍微平静一些,表哥和了空来到床前,“燕北,你跟表哥说实话,你最近有没有去招惹不干净的东西。”表哥问道。

这话问得蹊跷,“表哥,没有,绝对没有。”

了空看我不承认,接口道:“施主仔细想一想,最近都和什么人接触过?”

我摇摇头,“大师请有话直说?”

“那好,出家人不打诳语,沈施主原来的魔性是山妖感染,最近我发现施主身上有了水妖的味道,这个水妖的法力不凡,她已经拔出了你膻中穴的一股妖气。如果不出所料,施主半年内魔性尽除,虽然无伤大雅,老衲怕施主再坠迷途,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还望施主告诉水妖的所在。”

这和尚厉害啊,都是出类拔萃的高手啊。连我和白素贞她们接触的一点东西,他们也能察觉出来。

人家也是救我命的,我可不能出卖人家。了空见我执意不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向表哥施礼后,回客房休息了。

法海终于出现了,白素贞要遭殃了,我替南梓捏了把汗。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我披衣坐了起来,穿了鞋子走到了院子里。

以前看书,书上写人生如梦,不理解什么意思,如今跟做梦一样来到宋朝,不知道爸妈在另一个世界里过得怎么样?

如果我失联了,他们会发疯的,想到这里,我很紧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机会把法海打死,和白素贞做个交易,让她帮我穿越回去。

或者找法海,直接交代了白素贞的事情,让法海把我穿越回去。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客房附近,这时月亮从雨后的天空冒了出来,我看到一人的背影呆呆的坐在葡萄架下,望着天上。

“沈施主也睡不着吗?正好陪小僧说说话,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原来是法海,和尚也会玩失眠啊!

法海今年二十八,比我大了六岁,他非常健谈,在聊天过程中,偶然还顺手从藤蔓上摘下葡萄吃。

他的随性让我怀疑他不是出家人,我问道:“大师,你年纪轻轻做和尚难道不无聊吗?”

他长叹一声,“光头是一种选择,秃子是一种无奈,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当和尚?”

没想到法力精深的法海能说出这样的话,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

“大师可否讲讲你以前的事情?当此漫漫长夜,不觉得无聊。”

“想听我的故事,必须从很久以前说起,我原来的俗家名字叫朱发亥,知道什么是亥吗,就是猪,我爹就是杀猪卖肉的。我去年还以为我就是猪肉贩子的儿子,没想到我的命途多舛,也许我该成正果吧,直到上月朝廷发生的一件大事,我才知道我竟深藏着那么多秘密。”

“那大师告诉你的秘密,不怕我说出去吗?”

“我出家人无牵无挂,生死无惧,又怕什么,何况你的小命在我的手上,我师父最近走火入魔,法力已经不够了,你的第十二道魔性,这天下间只有我一人能解除。所以,许多事憋在心里,还不如说出来,这样会好一些。”

法海啊法海,你好阴险啊,做事每一步都精打细算,算了,我认栽了,我倒要听听你的秘密到底有多稀奇!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