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〇三章少年待客(二)

时间:2019-08-19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99 下载

    王金本来就是怕冷落了客人。同时,自己身为族长的儿子也要处处维护王家家族的利益。此时无人应战,那不是也弱了家族的气势。王金这才激牛二虎出战。牛二虎虽然是粗人,有把子笨力气。王金比他小了有三四岁,但他人粗心细,好赖人他还是能分清楚的。他就服王金。其他的王家家族子弟,他还真没有看上眼的。一个个大小姐、大少爷的高傲。就是有谦和一些的,也都那么虚伪做作,没有一个像王金这样,只求学问技艺,待人真诚的人了。

    “二虎哥,你也知道小弟平日父母所给的零用,小弟都花在哪里了。小弟知道二虎哥一直想拥有一对车轮般的巨斧。小弟这回事了,就准备向父母提出出去见见世面的想法。如果成行,小弟就去说服牛嫂,让她放你同小弟共行。虽然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但是,如果父母害怕自己孩子出去吃苦受累,而把他像小鸡一样的呵护在羽翼之下。那样,小鹰是永远不会翱翔蓝天。自己由于所处之地的局限,就像井底蛙,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么大的蓝天。只有跳出此井,才能见到广阔的蓝天。依小弟想来,只要把这道理讲给家里长辈,他们会站在孩子立场想想的。等父母老了,正好也到了自己回返养育之恩的时候。一个人凭着双手还怕挣不出一对斧子的钱吗?二虎哥只管把这次比斗看作是一次对自己习武以来的检验。不好吗?这次就算真输了,也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了。咱们再勤学苦练一阵儿,总比以后真的性命相搏时送了命强吧。比武积学习一样,输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孔圣人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你只要是个人,你就没有什么值得你看不起别人的地方……”

     “王金兄弟,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会非常认真的去打斗。拿出我最好的水平。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我去了。”

    王金的一席话,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惊呆了。知道王金实际年龄的,有几个相信:这是他这个年龄所能表现出来的吗?

    这个肥胖丫鬟的动作可不像她的体型那样给人以笨拙的感觉,相当的利索流畅,没有拖泥带水的凝迟。说是《花拳》《绣腿》看似两套不同的功夫,单独施展出来,也许威力不错。但是,此时经这个小丫鬟二合一般的施展出来,似乎连接不太融冾,相互倒有很多地方相互克制了其中的精妙。王金想道:“也许这小丫鬟的目的是想合二为一,让这两套功夫集于一起,发挥其最大威力吧。可是衔接时……反而不如单独施展任何一套功夫。”王金学的武功本身就是顶尖的功夫,起点就比这些二三流功夫高。虽然王金并没有练过任何招式,但是王金勤学好思,当看过一套秘笈时,他在脑中已经推演了一番,此时的他就像学了四则混合运算,对于加减法那更是不在话下,对于这些招式自然一眼就能看出优劣。当然,王金注意这个肥胖丫鬟武功的目的只是在于防范双方出现受伤的情况。牛二虎的功夫什么样,他看了多少遍了。此时走过五十招后,看清了这个肥胖丫鬟的功夫,看到牛二虎还在很认真,每一招每一式的施展,都像是他在老德明武师那里学功夫时那样。看得王金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利用牛二虎的私心在里面……

    想到这儿,王金唤牛二虎退下说道:“二虎哥不用再比下去了。单从武功招式上来讲,小生不得不承认轵县女侠和老德明武师的功夫在仲伯之间。既使老武师要胜,恐怕也在千招以后了。但是,武功是一个综合性的评判,既使两人的体质,同一天入门练功,练功的天数都一样,比试的结果也绝不会一样的。所以,小生仅凭招式优劣来评断,也不是很准确。基本上结果是老武师惨胜。这样看来,老武师的武功在二流和三流之间。要不然说练功都会有一个瓶颈的问题,有些人总喜欢闭关突破。突破了就进入到一个新的境界,突破不了,就可能还要再呆很久时间,甚至永远呆在这个阶段。如果不是这位姐姐试图把拳腿功夫合二为一,单用《花拳》或《绣腿》两套功夫中的任何一种,二虎哥撑不过十招。就算二虎哥用的称手的斧子,结局也一样。无非是多撑上一两招,还是撑不过十招。小弟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姐姐也是没有戴上铁爪与铁护腿。轵县女侠的这两套功法以快为诀。《诛恶斧法》以大开大阖见长。如果这位姐姐真能集二功精萃于一技,那自然就让这二流功法提升到一流水准了。起点就高了一阶,就像用诛恶斧法中的推鬼入狱与江湖上的入门功法中的一招推窗望月看似相近,但多了许多变化一样。小弟在此多句嘴:如果此二技未能完全融炼好,融炼好的功法至少能打败单施一技的姐妹为佳。否则,不到这种情况,建议还是单施一种功法为佳。当然,同样的招式,如果是一流高手或顶尖高手使出,那结局又不一样了。小弟曾听玄真子道长说过:顶尖高手就是使出大家以为极是笨拙的一招,也有无穷妙用。招式的目的只为打败对方,互争先机,招式是死的,运用存乎一心。你要是能达到把招式忘掉,出手无迹可寻,信手一招即可封挡对手变化,那你就是绝顶高手。这就是万败老人对玄真子道长说过的一句话……”

    也就在这时,那豫兰突然向王金出手。这豫兰是练拳掌功夫的,虽然现在还达不到单掌开碑的水平。如果真达到了这种水平,江湖上也应该有这么一号人物了。但是,她们一路上打败了多少成伙的毛贼。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豫兰的想法大概就是:这家伙遇到了那么多的名师,我就不相信他真的就没学过武,肯定是扮猪吃虎,真人不露相。我不相信自己全力一击,他会不露功夫。另外一点,刚才王金的评论,明摆着说自己的师父只有三流水准,她也不服。正因为这样她才偷袭。而王金呢,一没练过听声辨位,二来他根本就没想到有人会打他。从小到现在,王家家族摆在那里,外人谁敢摸他一指头。至于本家族孩子,谁去惹族长家孩子。王金这么乖,父母更不舍得摸他一指头。今天倒好,王金一个没注意,自己中了一掌,虽然没飞起来,但却受冲撞之力,一口血随着踉跄后退几步喷出,坐倒在地……

    虽然王金有《卧佛醉魂游》护体,而且《卧佛醉魂游》是上乘功法,无时不在吸收天地精华转化为自身内力。但是,王金年岁太小,功力尚浅。现在只是感觉着身体里就像并非压死的炉膛,内气充盈,热哄哄的。但却像倒了的瓶子里的水四处流淌,无法找到一个渠道,顺着这水道形成一股细流冲经过穴。这也算是《卧佛醉魂游》的一个特点或者称之为练此功的一个阶段吧:把全身都蓄气池。真气充盈自然可循经冲穴,水到渠成。而这一掌上所含功力劲力完全被王金吸收。此时,倒让王金感觉着体内有一只小老鼠在游走。王金是学医的,对经络穴位了如指掌。顺着这只小老鼠所在的穴位存想经络,一个个的穴位都过了。除了奇经八脉包含任督二脉这天地之桥外,手三阴经(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手三阳经(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足三阳经(足阳明胃经、足少阳胆经、足太阳膀胱经)、足三阴经(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足少阴肾经)这十二正经已被王金走通。王金沉浸在体验之中,样子倒像是对豫兰袭击自己的惊愕之中。王金忽然意识到自己正按照圆业寺、海云观中看到的佛道两家练习内功之法以意引领强求过经,这与《卧佛醉魂游》中的理论不同,有种揠苗助长急于求成的意味。说时迟,那时快,王金还是散了意念,重新按照《卧佛醉魂游》顺其自然的原则,不再刻意。这里的堂表兄弟和牛二虎这个‘外姓人’见到王金被打都怒目看了豫兰一眼,抢步来到了王金身边问候起来……

    王金可真够狼狈的。手掌本能的摔倒时撑地,磨破了。幸好豫兰没有真的杀王金的意思,打的不是重穴,也不是骨头。否则,王金至少也是骨裂。

    “小弟自己就是半个医生,刚才已经暗中查探了一遍,骨头脏器都没事。只是内腑受晃,激出血气。此时心中微微有些堵闷的慌,想是有逆血留存体中。如果此功有内功高手,现在以功击碎逆血。也没什么事。只是现在去哪儿找高手?要是药疗,见效太慢。以后形成淤血块就难治了。小弟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借哪一位姐姐的手,比刚才的劲力再小一成,第二次激出血气,冲出逆血。否则,以小弟现在这样,根本就无法马上恢复。大人们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小弟不想让大人们跟着担心。其实,这和输功疗伤之术异曲同工。你们还不相信小弟得自莲花庵‘离魄神尼’尘月师太的医术吗?如果这回再出什么事,小弟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还请各位兄长帮姐姐做个见证。就你了,姐姐动手吧。”王金对那个和牛二虎打斗的肥胖丫鬟说道。

    其实,这个丫鬟对王金挺有好感的。因为王金指出了她现在‘她想把两功合一的武功上的毛病’。如果真的和高手对诀,她可能一上来就失了先机。她怯怯的看了一眼豫兰。豫兰又不能再次出手。豫兰要是再次出手,不让别人以为挟私报复才怪。豫兰点了点头,她此时也确实有点儿后悔。本来以为不全力施展,恐怕激发不出王金的真实情况。要是王金练过武功,本能的应该会躲避。再加上,那时豫兰练武并未达到止于丝毫的这种水平,想收招都难。可是,豫兰并不知道王金的《缩宇无影》也必须要到内力强大了才能施展。否则,现在施展又怎能无影?再说,王金一直忙着读书,想方设法去抽时间学技艺,哪有时间练轻功。所以,王金是实实在在的挨了豫兰毫无征兆突袭的一击。

    “我会尽量比和小姐演练武技时使用的力道少一成的。要是打重了,你可真不能怪我。”这肥胖丫鬟还是害怕,怯声道。

    “小生虽然没练过一天的武技。但是,小生看书眼睛累了的时候,在圆业寺和海云观就是以看法明禅师和玄真子道长练武做为休息的。陪二虎哥去武馆学艺的时候,小生不仅看了其他学武者所学的招式,而且老德明武师想收小生为他的弟子,专门在小生面前施展了一套他自己的不传之技《精打细算》算盘功和十二连环镖的暗器手法。小生见识了姐姐的《花拳》与《绣腿》两项武功,也能想象出这两套武功的威力。也许小生只会纸上谈兵。但是,小生确实对看了姐姐使用的两套功法的融合有些想法。如果姐姐愿意帮小生这一回,明天黄昏时,你独自来小生的圣音馆,小生一定会有所报答。沉心静气,进入练功最佳状态,就可开始打小生了。”

    《卧佛醉魂游》至少在第五阶段之前,是不会主动吸取别人功力的。俗话说:力气是外财,使唤另来。现在,你打人家打的精疲力竭,吃顿饭或歇上两天,你的力气真的就没了吗?恐怕是不少一丝吧。至于功力到了一定级别,由于高手过招,每出一掌都要拼上全部内力,这才有透支的损耗。以至于打到最后的精疲力竭时,才会用内功恢复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说,现在这个女孩儿真打了王金,也不会损失什么。而王金因为《卧佛醉魂游》独特的功法却能吸收这一拳一掌一指中所蕴含的内力。而王金此时的要求也只是借用这些加强的内力,快速施展尘月师太那套只要有一口气就能自疗的《回天功》而己……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