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7)

时间:2019-08-2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1 下载

第十七章   

以下是法海的叙述,他简直就是个话唠,连让我插话的机会都不给,不过我也真插不上嘴,我只有竖着耳朵听了。

他吐出葡萄籽,用汗巾擦了擦嘴角,抬头看着月亮,开始和我絮叨。

从小算命的说我的生辰八字太硬,属于典型的“羊刃格”,所谓的“羊刃格”就是很强硬的八字,我自小身体很好,但是身强不喜羊刃,因为羊刃能夺财,劫官,破坏八字的富贵气,若不刑克妻子,必然六亲不和,常遭重大之灾厄。

刚开始我也不信,爹娘对我蛮好的,他们用卖猪肉的钱供我读书学武,我爹说这命那命都是胡扯,身体好啥都强,我自小就会功夫。

十七岁娘得病死了,就有一些风言风语,我也没有放在心上,爹也跟没事人一样。

直到十八岁那年冬天,我和爹上山打猎,那年的雪下得好大,整个山都是白茫茫的,大雪封门,卖肉的生意不好,等到天晴了,爹让伙计看着店,我和爹背了弓箭就进了山,我知道野兽这时候没有东西吃,一准儿会出来找食的。

到了山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妇人,躲在了树后,你想啊,这深山老林,哪来的妇人啊,我提醒爹说,那一定是个山妖。

爹说,你别瞎说,那分明就是个女人。我们就凑近瞧个究竟,我的眼睛好使,我看到了女人背后拖着一条尾巴,黑黑的,中间还夹杂着几根金色的毛,我爹一口咬定是裙尾。

我们开始追,她也向前跑,爹喊道,你个熊娘们,你跑什么跑!看我逮着你怎么收拾你。

这妖是越喊越跑,爹跑的更起劲了。

通常山妖是不怕人的,如果单纯就是我们两个,她会一个一个的把我们吃了。

我也纳闷她到底是人还是妖,我拿不定主意,有的地方雪好深啊,有的地方到了膝盖,哪能跑的动,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就停下来喘气,手一摸胸口,我摸到了师父给我的舍利子,难道是舍利子法力逼迫山妖逃跑的吗?分明就是的,舍利子发出黄灿灿的光,凡是碰到妖,它就一准发光,光越强,说明妖的法力越高。

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个妖的法力很一般。

跑了一阵儿,我们害怕有诈,又停住了,那个女人也停住了,她还躲在松树后面偷看。

我说,爹别追了,小心落入陷阱。我爹说,你小子懂个屁,自从你娘死后,我已经好久没有碰过女人了,白捡的女人还不要,等我们抓住她,让她当你后妈,然后再给你生个妹妹,今天你小子给我卖点儿力气,赶明儿我也给你找房媳妇。

原来爹打的是这样的算盘,他想的倒美,我说,爹,你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你等着我,我去把她追回来给你做老婆。

没有等爹答应,我一提丹田气,就发足狂奔,那女人看我跑起来了,也开始跑,我一边跑,一边张弓搭箭,瞅准那女的脑袋,我一箭就射了出去。

女人猛的一拐弯,箭射在了一棵松树上,好狡猾的妖,我又抽出了三支箭,同时搭在弦上,继续追,她又开始跑,我冲着她的背影又射了出去。

一声凄厉的惨叫,女人倒了下去,我看不到她了,等我小心翼翼的走近,发现她趴在雪地上,有一箭射穿了她的脖子,她嘴里也咕咕的流着血,说不出来话。

她蓝色的眼睛乞求我,要我杀了她。为了证明她是妖,我一定会等她断了气,然后现出原形,让爹也看看我是对的。

爹也跑过来了,那个妖却如何也不肯死去,爹蹲下来看着女人,对她说,你这个娘子,跑什么跑,你说,你到底是人,还是妖?

妖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她的用手指在雪地上写了个“人”字,爹回过头,用怨恨的眼神瞪着我,恨恨的喊道,发亥啊发亥,我朱肉能真后悔收养你这孽子啊,你克死了你娘,就连我想找个女人,你都下了狠手,你走吧,从今后,你是你,我是我,只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尽管爹在愤怒的支配下,说出如此绝情的话,我一点儿也不怪爹,因为不是谁都可以看清妖怪的,让我吃惊的是,他联想到了娘的死,说是我克的,并且第一次说我是收养的。

我激动的声音发抖,走近了他说,爹,你刚才说什么,是你收养了我,那你快告诉我,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你瞒了我十八年,今天才说起,你快告诉我啊。

爹开始紧张了,他说漏了嘴,好像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他的身子颤抖着往后退着,他退到了女人身上,腿一软,就坐在了上去,然后他们坐的地方向下塌陷,两个人都往下面沉了下去,我听到了爹的惨叫,他最后的那句话是叫我,儿——子,他的声音拉的好长,好恐怖,我急忙后退,才没有滑下去,等树枝和雪块儿都落下去了,一个大洞口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被精心掩盖的陷阱。

好在我反应快,急忙抓住了一根野藤,才没有滑下去。

山里的陷阱是很可怕的,这是一个深坑,树枝和积雪压在坑底,我担心里面还有机关,就回去叫了街坊,把爹从陷阱里拉了上来,他是被竹枪扎死的,那个女妖也在,被我爹压在身下,她现出了原形,是一个黑狐狸。

那条毛绒绒的尾巴大家都看到了,我把那条尾巴割了下来,放到了爹的棺材里,毕竟是为了女妖丢了性命,到了阴间让他也有个念想。

或许我的命就是硬的,克死了娘,也克死了爹,安葬了爹以后,师父从金山寺下来化缘,路过我家门口,说我尘缘已尽,可以堕入空门,否则在俗世会杀虐太重,连三十岁也活不过。

我追问我的身世,师父应该是知道的,他说当明白就明白了,不需多言。既然再问也问不出来,那就省省力气吧。

猪肉铺子和房子转让给了伙计,卖了一百五十两银子,我拿着银子去了临安最繁华的地方醉春楼,用了一整天吃喝玩乐,把银子花的精光,然后背着包袱去镇江金山寺,算是我告别了红尘俗世。

我在金山寺刚开始干杂役,一干就是三年,那日子真叫苦,再苦我也不能说啊,好在我表现好,然后帮师父抄经,早上抄,下午抄,晚上抄,每天都是抄抄抄,渐渐我从抄经的时候,认真研读,有了自己的体悟,就这样又抄了三年,师父的师兄了明禅师从少林寺过来修禅,见了我,说我了悟非凡,给我讲法,这样我又开始修行,最近这几年我过得很体面,因为师父开始领着我捉妖和治病,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事。

那个钵盂你见过的,是最好用的捉妖的法器,再厉害的妖,都怕它,里面有999道符咒,再厉害的妖,也会被打回原形。

我数了数这三年我一共捉了七百四十八只妖,师父说等我捉够九百九十九只妖,那我就可当禅师了,开门收徒让他们给我捉妖。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该多好,昨天师父给我说了我的身世,让我的心开始大乱。

我的亲生父亲居然是当朝宰相韩大人,虽然从出生那天起,我就被师父抱走送给了我爹,毕竟血脉相连,父子相克,所以我这辈子是天煞孤星入命,不能和亲人在一起,看来当和尚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亲爹没有我相克,一样被人杀掉,他没有养过我一天,但是他喜欢每年九月九来金山寺降香,而师父总让我来帮他做这做那,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很亲切,原先我以为是因为我长的比较吸引人,后来才明白,这是爹看儿子的眼神,又无法相认最好的方式。

他每年给寺里的香火钱都是最多的。我的养父害怕说出真相,也许是怕我爹知道后会杀了他,毕竟一个屠夫是没有法子和宰相对抗的。

亲爹被人杀了,我这做儿子的如何心静,这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所以,今天路过姓夏的官衙,恰好碰到了夏震,我就私自放出了钵盂里的一只妖,那妖很听话的,以后就是你知道的那样。

“大师,你真的杀了人?”他好似说完了,我终于可以说话了。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不是我杀的,是妖杀的,我这是超度,我佛慈悲。”他等于承认了自己就是杀夏震的凶手。

爱杀谁杀谁,我是分不清谁是谁非。也没有心情来判断,夜里听到他讲关于妖的事情,既害怕,还想听。

“阿弥陀佛,杀人之心不可有,普渡之念不可无。”什么时候了空大师站在我们背后,我们居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师父,你都听到了。”

“老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不早了,你们再去睡会儿吧,无心于事,则无事于心,阿弥陀佛!”

和尚一声叹息,法海走入客房,我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看着蚊帐上的破洞,我阴差阳错替法海保守秘密,真累啊。

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时,大林说了空和法海一大早已经走了。我感觉昨天的事情就像一场梦,带着疑问又走到葡萄架下,地上还有法海留下的葡萄籽,后院的大坑被土重新填上了,痕迹还留着,这一切都是真的,比珍珠还真啊。

看来“羊刃格”的法海是一个狠角色,按他的性格,白素贞和小青谁也逃不过他的手心,当然也包括我。

我除了老老实实呆着,是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敢做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