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白驼山的恋人们(8)

时间:2019-08-20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4 下载

第八章   

郭老板拉着大水桶来买水,随行的有几个伙计,生面孔,他说都是新招的。

那眼泉水就在我的卧室里,卧室很大,开了后门,可以把车子直接推进去。

我第一次见到万两银,被他丑陋的脸吓呆了,和他的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桌子上并排三个大箱子,每个箱子上贴着红底金字的“宝贝”二字。

我对外貌是挑剔的,对于丑陋有天生的排斥,我瞅着他的眉心,他的眉心也是眉毛,两条眉毛连在一起,好像一条分割线,把他的脑袋分成两部分,就像浮在冰河上的一坨芦苇,头发倒竖,脑袋就像吊着的一大块土疙瘩。

“欧阳先生,恭喜你,听说那三个小崽子已经在你手上了?”

“小孩子还小,成不了气候,你不必劳师动众。”我说。

“你说笑了,有他们在,我睡觉也不踏实。”

“他们不在了,你更不踏实,这些事我都经历过。”我说。

“既然先生提起,那不妨说来听听。”

当着众人的面,我实在提不起精神讲过去的事,尤其是万两银的眼角不时会挤出一些眼屎,让我很不舒服。

有一年腊月初八,山南飘了雪,山北一片晴空,野马帮的人抢了我大哥的货,还把我嫂子打了一顿,我从铜陵回来,匆匆吃过早饭,来到蓝水河。

靠近蓝水河有一处黄土岭,野马帮就住在挖的窑洞里,我过高估计了帮会人的生活品质,发现他们瓷碗里盛着小老鼠一样的红薯,碟子里是黑黑的咸菜,还有剥碎的蛋壳。

一伙人嘴里不干不净对我瞎嚷嚷,有一个走近我,手指指着我,“你,欧阳剑的老弟,一个人也敢闯我西域第一大帮?”

“货呢?还回来!”

“不还!你小子还想翻天啊!”

“不还,有人就要死!”

“你是说自己吧?”这帮人目空一切地笑了起来。

我最讨厌别人轻视我,这次是一个机会,我要轻视我的人吸取深刻教训,这时,我已动了杀机。

如果斗嘴吵架能说成事,这世界上不会再有纷争和官府,我知道,不拿出真本事他们是不会服软的。

于是,我果断捏碎了那个人的手腕,他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我一脚就把他踢到了墙根。

其他人抄起家伙向我冲来,我左闪右躲以极快的速度,用重手将围攻者击毙。

等我想上前去问货在哪里的时候,后面被人抱住了一条腿,我知道这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向下一看,原来是一个孩子,他的眼神充满愤怒,那个受伤的男人焦急喊道:“小祥,快回来!”

我犹豫着下不下手,小祥像狼一样狠狠咬在的小腿上,顿时疼痛钻心,跟我第一次让师傅的蛇咬到是一个滋味。

我腾空翻越,小祥被甩了出去落在了石碾旁边,他的父亲爬到了他的身边,小祥只是摔了一下,不会致命的。

男人说:“欧阳锋,你有种就把我们爷俩都杀了,我是死也不会说出藏货的地点,我的兄弟们不会放过你。”

 死硬派,没有关系!等会儿你就福气了,可爱的小蛇们可以大显身手了。

野马帮的这伙人全死了,小祥是被他的父亲杀死的,我捏碎了他唯一能干活的胳膊,他成了废人,不想留孩子一个人受罪。

男人杀了孩子,自己也做了了断。我一无所获离开。

货物不在这里,应该在总舵,我于是趁着夜色把总舵的三十六人送上了西天,野马帮的人自然不会放过我,为了躲避仇家,就来到了大漠。

从此,野马帮把小祥的死也安在我的头上,他们说我真够毒,连九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这件事成了我人生的污点,我也不想辩解,只有桃花知道,那孩子的死真的不是我干的。

多年以来,只要到夜里一闭上眼睛,能看到小祥哀怨的眼神。

故事讲完了,万两银眨巴眨巴金鱼眼,“没办法啊,自古帝王将相谁不是心狠手辣,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来年花开时,坟头草尺余!在这乱世,只有强者,才会活得很好。为了让先生心里好受些,我特意准备了三份薄礼,箱子你带走,把孩子装回来,不用你动手,免得日后睡不好觉!”

回到八尺门,伙计们把箱子搬到了我的卧室,支走了伙计们,我关上了门,这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呢?

三口箱子里面都是银子,白花花的银子,万两银是下足了血本。

有了银子,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沈远潮提亲,也可以让我嫂子看看,小叔子真不是她眼里的二流子。

对于到手的银子我是绝对不会撒手的,也就是说,要不把三个小孩子送出去,要不就把万两银干掉。

我觉得这两种方法都不妥,我打开柜子,拿出辽东黑瓜子,每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习惯吃上一盘,往往瓜子吃完,主意也就有了。

这次很奇怪,盘子里的瓜子剩下了三颗,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难道命运又给我出了一道难题,让我在未知中任意抉择?

脖子一痒,挠到了玉佩,这玉佩是父亲留给大哥的,大哥说喜欢戴金牌,这样生意人看着显得有实力,他把玉佩交给了我,其实我知道,玉佩是传家宝,他不想承担保管的责任,由我保管最为放心。

既然自己定不了,那就由天来决定。玉佩的正面是仁字,背面是义字,我决定赌一把,如果是义字朝上,我就把孩子送给万两银。

我双手合十,用力晃动着玉佩,然后抛到空中,玉佩落到地上,义字朝上。

万夫人,对不起了!我在思考如何支开黄药师。

冷风吹了一夜,早上起来解手,发现不远处的山顶仿佛站着一个人,揉揉眼看不真切。

这么冷的天,难道他站了一夜,“回去睡吧,不要理他!”背后是黄药师的声音。

“你认识?”

“该来的总会来的。”他冷静的说道。

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果没有猜错,那人就是来找他的,可能就是那个刘依菲。

那天晚上我把伙计支走,睡在我隔壁的房间,我的屋子里只有黄药师和那个叫依菲的女人。

我惦记着那三个小孩儿,一夜没有睡,隔壁开始很安静,后来听到有女人哭声,再后来天就亮了。

   我看到房门开着,里面飘出了很大酒味,一个清丽的年轻女子满脸酡红,脚步踉跄,提着一把带血的剑从我跟前走过。

   屋内黄药师正抱着一大坛酒在喝,酒坛子的样子非常精致,我这里没有这样的坛子,应该酒是那个叫依菲的女人带来的。

   床上的被褥根本就没有动过,我闻到了除了酒的味道还有一股血腥味儿。

   殷红的血迹从黄药师的肚子上往下渗,他浑然不觉,继续在喝他的酒。

   “来,喝两口!”

“多谢,我从来不喝来历不明的东西。”

等他把酒喝完,解脱似的趴在桌子上,这次是真醉了。

我伸手点了他的穴位,帮他止血,然后把他抱到床上,趁机把他的行李搜了一遍,没有找到关于金矿的图纸。

 等他醒来后,他忘记了很多事情,包括那个依菲找过他,居然没有一点儿印象。

而我却觉得那个女人似曾相识,却回忆不起在哪里见过。

三天后,万夫人来接她的三个孩子,对我说梁衡又找了一个高手,在一夜间就除掉了万两银和他的爪牙。

万夫人万分感谢我保护了她的三个孩子,把剩下的钱交给了我,然后说要和梁衡一起回江南,这里太干燥了,况且小孩子们长大后也要有更好的前途,在这蛮荒之地是不会有未来的。

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快,我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就这样终了。

我解放了,黄药师头脑更不清醒了。但是我考虑到离家有些时日,可以让他去捎个信儿,关键是我担心那个叫依菲的女人会再来找他算账,如果到了那时候,他只有死的份儿。

  梁衡这次是真的要走了,他卖水的生意全部转给了我,对于这个小生意他也看不上眼了,万夫人的身家被他尽收囊中,这次他是真赚了。

从明天开始,沙城的水生意我就是独一份儿。

  我画了一张图交给黄药师,天黑前骑着我的马晃晃悠悠向白驼山方向走去。

   早上我又看见有人在对面的小山包上站了一夜,我不想让她傻等下去,我就去找她。

    “你不要等他了,他已经走了。”

     “我没有等任何人,因为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你是不是叫刘依菲?”

     “谁是依菲,你是谁,你为什么跟着我?”

原来他们喝的是同一坛酒,那坛酒的名字叫醉生梦死。

一连几天,她都在黄昏的时候来到山包上,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到天亮。

刚开始几天无事发生,后来她半夜唱歌,用的是方言,没人能听懂,但是歌声凄冷,中气十足,尤其在夜里,让我心里发憷。

城里来拉水的人越来越少了,她的存在是对生意的威胁,我想最后再找她谈谈,如果不行,只有杀了她。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