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〇四章少年出山(一)

时间:2019-08-20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15 下载

    王金也没想到自己这次竟然能直接冲开了天地之桥。为什么会这样?这其实源于《回天功》、《卧佛醉魂游》以及在海云观看的那些性命双修内功功法,以及在圆业寺中看的释家修心养性方面的内功修炼方面的书籍。这可以说是一种综合后的结果。《回天功》本身就是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调动身体全部潜能进行自我恢复的一种特殊功法。当然此功其实是为别人准备的。需要施功者像打上一个求生魔咒般的印记,通过内力为载体唤醒病人潜意识的求生本能,把这个徘徊于生死一线的人彻底拉到生机这边的一种神奇内功。而《卧佛醉魂游》的第一阶段也是要借助酒力加快体内毛细血管贲张,练到无意识下,能自动吸收天地精华。这与《回天功》的要求不谋而合。而释道两门修心养性、性命双修之术完全是在枯燥的学习中,一种调养心神,使之心静如水,可以无欲无求的读书,王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试练释道两门内功的。王金是个坚毅、有韧性、勤学善思的天才,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内功就让他这么轻易的练成了。当然,这还要感谢他的药酒炼骨,以及他一直坚持的饮酒习惯,吸收天地精华的速度就快。再加上《卧佛醉魂游》让他血脉贲张,吸收的天精地萃全散于全身。就像一滩一滩的积水,再经过下雨〈两次别人给他输内力,他借着这些新得内力走通了十二正经,一旦需要从全身各处调内力冲天地之桥的百会穴,自然让内力借十二经输送的内力更快〉,水涨而溢,慢慢在会阴穴汇成洪流,沿任脉涌向百会穴。经脉本身像皮筋一般细,由于内力的不断增多,就像喝饱水的肚子越来越胀,那种痛苦,王金以为是自己受伤未愈,一旦用力过经络,那自然疼了。为了不让这三个产生歉疚之心,他只有强忍着。说时迟,那时快,当冲开百会穴,经督脉下行至会阴穴,身体是那么舒爽。他就势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一举打通了除去任督二脉之外的另外六条‘奇经八脉’。此时,王金的脸色红润,面现金光一般,比接豫前县令一家时的脸色还要好看……

    回到家吃接风宴的时候,母亲刘英竟然也过来了。二叔问起:‘都带你兰姐他们去哪里玩了。’‘快别提了,今天丢人丢到家了。只顾带着三位姐姐头前走着,时不时的要回头讲解。脚下一个没注意,差点儿就来个嘴啃泥,还好小侄反应快,用手支住地。你看小侄的两手手掌都给蹭伤了。二叔,这可是你交待小侄的事。出事了,小侄非要赖上你不可。你打算怎么补偿小侄?’王书海知道王金在说笑。对王金说道:“你小子就会从你二叔这里讹诈东西。这是新皇〈即王莽。因王书海看不惯王莽,嫌他又与自家同姓,在外人面前,他又不肯明白说自己还是喜欢刘姓天下的,只好以国号新来表明他王莽是个篡夺刘姓江山的新皇帝〉所赐〈王书海心道:这王贼常当着别人面,对自己说:自己与他王莽在姓氏上颇有渊源,像是五百年前就是一家似的这类介绍,让许多人都以为我变节,投靠了王贼。接受这玉鼠时,真恨不得当场就摔了它。可是怕这王莽哪天心血来潮的问起这玉鼠,自己拿不出来,岂不给家族带来灾难。所以现在他一想到那玉鼠,就打算把玉鼠送给王金……〉之物。送给你了……”

    王金在卖床、玉石一类的古玩杂货店中学过鉴赏鉴定这方面知识。看这只绿玉鼠雕刻精致,栩栩如生,确非凡品。只是此鼠浑身细小如针眼的坑洞几乎遍布每个地方,倒让他的整体观感产生瑕疵。王金现在已经打通任督二脉,他想细细观赏,运功于目时,似乎又觉得这些坑洞乃是人为,难道这里有何玄机不成?此时,实在不宜自己细细观察,只好把它小心收入怀中。对二叔说道:“小侄真的很喜欢,那就真心谢谢二叔了。”

    想到王金成现在这种喝酒像喝饮料一样的酒鬼,夫人刘英就不能不想起全伯。在王金去了圆业寺、海云观和莲花庵,全伯告诉夫人很多绝密之事后,终于有一夜全伯不告而别……

    就像窝在这么个小地方,犹如潜龙困渊的道理,以及王金是个很为着想的好孩子,他一定不会主动提出出外游历的事情,全伯也和夫人讲过。夫人一直不舍得让王金离开。今天夫人为了王金的前程去找了公公王伯奇,想赶王金离开。因为全伯是个世外高人,已经推算出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过她:‘如果有三个肥胖女孩儿来家里的时候,你就一定要让玉金离开家了。否则,会错过许多际遇。人生如果想得到许多的话,就会失去许多,王金虽然年轻时险象环生,但是都会遇难呈祥的。一旦该吃的苦,受的累满了,他以后会平安顺遂的。’人一旦上了岁数,对后辈也就越疼爱。如果说王伯奇在王金小的时候,对王金很平淡。但是从王金去了县城之外的莲花庵、圆业寺和海云观学艺之后,王伯奇对王金的疼爱及思念日渐加深。尤其是王金回来后,几乎每天都会去王伯奇那里逗老爷子开心。王伯奇听了刘英复述全伯的话后,什么都没说,慢慢踱回客厅中的圆桌前,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知道做为王金的母亲,要下赶儿子离开的决定也是很痛苦的。看着儿媳还在那里站着。王伯奇说道:“孩子长大了,是到了该飞走的时候了,我们不能拖他的后腿呀!”那时,王金还在和花匠修剪花草。王伯奇吃饭的时候,哪里还吃的下……

    王金刚走出二叔家客厅的门,就被母亲刘英叫住。“金儿,你现在就到你父亲的书房等你父亲。娘有话要对你说。”

    “嫂子,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吗?”二叔送豫县令一家出了院落拱门后,正好碰上刘英和王金说完话,准备进客厅去叫丈夫。二叔也不过是和嫂子说笑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

    刘英看了一眼王金。王金早已经在母亲对他说完话后就离开了。而厅堂之内除了二婶母女在陪着喝得有些醉态的王书翰……“厅里说吧。”刘英表情很严肃的说道。

    “金儿就像一张白纸,年龄小,却待人太实诚了。这种人很容易被人欺侮。有他这个只有他欺侮别人,没有人能欺负的了他,鬼灵精似的婧姐姐帮他注意一些危险,及时提醒,金.儿能少受许多罪。我也可以放心了。这还又让全伯说中了。难道人的命,天早已安排好了吗?只不过,婧丫头,你一定要在金儿离开一月半后才能出发。否则,不但婧丫头会有危险。也会多次与金儿相错,难以相聚。你就相信全伯说的,挺灵验的。这一月半,你将会练一套一流武功。等入了门之后,将会奇遇连连。婧丫头可以验证一下全伯说的这些……”

    王金来到父亲书房等待着父母找他谈什么事情。可是,左等右等,父母并没有回来。王金知道父亲今天被豫县令多次劝酒喝高了。难道母亲要等父亲清醒后一起回来吗?王金索然无味下拿出了那只绿玉老鼠运功于目的仔细观看起来。

    原来,这只玉鼠是玉鼠门的镇派之宝。玉鼠的尾巴上介绍的是玉鼠门的来历、传承等情况。玉鼠的两只可爱的大耳朵上记录的是《鼯鼠神爪》和《飞天鼠步》的内功要诀:百爪挠心。而玉鼠的四条腿上就是三百八十四步《飞天鼠步》的步法图。从鼠头到鼠身是六十四招《鼯鼠神爪》招式。王金把这内功要诀、步法图和《鼯鼠神爪》招式都抄录下来了,父母还没回来。想起自己答应过豫兰身前那个叫小红的肥胖丫鬟,要把自己对《花拳》《绣腿》这两套功夫的合招谈下自己的想法的,趁着研磨的墨汁还有一些,拿着饱蘸墨汁的毛笔,闭目回思,仔细推敲了半天,直到自己认为这是自己理解思索的最好的方法了,这才睁目动笔……

    王金收好写的这两套功法,信手从书架上拿出一巻父亲从书楼中搬到书架上的书,打开看了起来。没多长时间,刘英和王书翰便回来了。二叔家的王婧也跟着过来了……

    堂姐王婧是那种假小子型的女孩儿,活泼好动,大大咧咧的,一点儿都不像名字寓意那样纤弱苗条。个头在女孩中算是高的,身材不胖不瘦,五大三粗的。由于王书海虽处身官宦,但是也只是个史官。始终认为自己是书香门第,观念守旧。不喜欢女儿和男孩子们一起玩耍,更不想让女儿练武。所以,王婧在京城的家里并不开心,直到回到家族,才能和亲戚家的男孩儿们玩起来。刘英就是在劝说王书海:‘让王婧做她自己喜欢的事儿吧。女大不由娘,女孩儿学点儿防身的本事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豫兰那丫头, 不就练得一身好功夫……’〈主要私心里,还是希望王婧能更好的照顾自己的儿子王金〉这才回来这么晚的。王婧知道刘英既是族长夫人,又手握家族经济大权,自己的伯父无非就是挂个族长之名,一切事务都是这个伯母在操办。自己父亲对这个伯母还是挺尊重,言听计从的。为了拉近与伯母的关系,王婧才提议来王金家玩的。现在是午后。有王婧跟着,刘英与王书翰也不好和王金说太多。只是希望王金能给王伯奇过完寿再离开……

    “堂姐,你想学武也不该来找我呀。你可以去找堂姑家的孩子茂兄。他的武功可是王家学武的孩子中最高的一个。堂姐不相信的话,小弟可以带你去练武场找任何一个人问一下……”

    “不,我听豫兰妹子她们都说,虽然你不喜欢打打杀杀,也就是这样才不愿练武。但是,你对武功的论断很精准,甚至能到达预计双方在第几招上分出胜负。比当场比试之人都要清楚。你虽然不练功夫,但是,脑子里有双方会出什么招式的存想。也就是说,你会他们所有的功夫。这样才能知道他们在那对战的情势下,会怎么发展下去。跟你学功夫,那不是等于说能打败他们那些人吗?我为什么要找别人去学?”

    “看样子你是赖上小弟了。那小弟也就把知道的告诉你好了。你最好去书库找一本医术上的经络穴位图,不要求七八百个穴位你都记住吧,至少要知道一百零八个要害穴位的准确位置,其中三十六个死穴等,这些东西你要是不懂,那就真的别练武了。既使学了,也很难向高深迈进。那样,只会让你丢了卿卿性命。小弟给婧姐三天时间,一天十二个时辰,只要下决心学,每个时辰学三四个穴位不成问题吧。三天后,这一百零八个穴位只要你说错一个名字,或者是部位差之丝毫,小弟都不会再教你任何东西。这点儿不过份吧。要知道医者差之丝毫可能就会要人命的。而习武差之丝毫,伤不了别人,自己的命就没了。这是对于习武的一种态度。往大了说,做任何事没有个严谨的态度,有的时候,你以为糊弄糊弄就过去了。最后害的往往都是自己。小弟要为小弟的行为负责。只有有了担当,人才会更尽心……”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