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魅影芳踪(18)

时间:2019-08-21   作者:默龙 录入:默龙  浏览量:112 下载

第十八章   

夏震的死让临安紧张了一阵子,本来平静的生活,被朝廷翻江倒海的查韩宰相的余党搞的一团糟,听说最后连砍头和被流放的有二百人左右,最后也没有查到幕后真正的凶手。

从法海的嘴里知道了,韩宰相就是因为抗金,得罪了杨皇后和史弥远这两个小人,才被设计杀害。

小人哪里都有,只要有人的地方,这种人就是世界不可分割的构成,就像黑-社会,永远也消灭不干净。

我以前看了大白桌子上的一本书,好像讲的是什么厚黑,我随手翻了几页,里面有句话说的让我头皮发麻,那句话叫“圣人不死,大盗不止”,里面还详细的解释说,圣人的理论都被强盗给拿去活学活用了,所以这世界小人们活得很滋润,因为他们有思想纲领,在圣人思想的领导下风生水起。

而金人得知了韩宰相的死讯,更是嚣张,派人大张旗鼓的来要韩宰相的人头,要拿回去给金国皇帝看看,其目的昭然若揭,也就是震慑宋朝那些主战派,要他们明白和金国作对的下场。

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这南宋小皇帝已经被人欺负的脑袋缩到裤裆里了。

我们村里有些人就是这样,平常狠话说得震天响,真到事情上,一点儿都没有种,连跟人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南宋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估计真离灭亡不远了。历史的车轮就是这么无情的碾压着一个又一个的王朝,毫无怜悯,悄无声息,又是如此沉闷,连我一个穿越过来的人都是如此压抑。

最近几天,整个临安张灯结彩,集中打扫卫生,官府的差役抡起扫帚像跟路面有仇一样,把灰尘荡起来,大老远就呛得想吐。

要迎接金国使者到来,本来是丧权辱国的事情,他们大操大办,弄的跟办喜事一样,古人也这样搞笑,真让人大跌眼镜。

我的假表哥每日里也忙的要死,每天很晚才回家,有时候连饭也顾不上吃。他这样敬业,我发誓以后不当官了,当官在我来看,在老百姓跟前是装大尾巴狼,在上司面前就是可怜的哈巴狗,那条小尾巴摇的屁股疼,还不能叫苦。

关于上面的谁是谁非,除了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老百姓该干啥还干啥,总是晕头晕脑的活着,朝廷的事情真真假假,基本上都靠猜。

而当官人家得知的消息总是准确性要高一些,从表哥那里表嫂已经先于别人知道了金使要来的日期。

晚上表嫂把我叫过去,说后天金使要来,要我和她一起去街上看热闹,到时候约上她表妹美莲,再见上一面,顺便把成亲的日子商量一下。

见就见吧,走一步说一步,一时半刻也不会成亲。我问大林关于美莲的情况,他神秘的笑着说:“表少爷,嘻嘻,百闻不如一见啊!你见过就知道了。”

到了这天,早上没有太阳,还不算热,吃过早饭,表嫂不顾表哥的反对,执意要我们陪着出门。表哥无奈,只好差了几个身手非凡的捕头跟着我们。

金使既然感觉自己牛气轰轰,势必要走正门官路,因为从谭家胡同口和官路相交,路口的谭松涛酒楼无疑是看热闹的好地方。

司大林吓唬老百姓有自己独特的套路,再加上几个捕头压阵,只消三言两语把老板唬得一愣一愣,当得知知府夫人大驾光临,他命小二们把二楼最好的雅间留了出来,并且准备好上好的点心水果。

表嫂故意装作爱答不理的,把架子端的足足的,“老板啊,一会儿还有几个我的客人,也一并给我安排了,不要慢待他们。”

老板如同领了圣旨屁颠屁颠的走了,我和表嫂坐下来吃些果子。

“表弟啊,你说这金使长啥样啊?我们大宋朝和他们一打仗就输,他们难道比我们多长一个脑袋吗?”

以前看《精忠岳飞》里的金人,基本上都是络腮胡居多,说话粗鲁暴躁,跟动物园里的狗熊猩猩一样。

“他们估计长的都是五大三粗,皮糙肉厚,北面冷啊,他们最耐冻,爱吃羊肉。”

“我听说他们身上都有一股羊骚味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冷,洗个澡多难,估计水还没有擦干,都冻成冰凌碴子了。”

估计她觉得很好笑,就自己笑了起来。我感觉一点儿都不好笑。

我们的窗户打开,街下面的情况一览无余,我看到了一白一青两个人影,也夹杂在下面的人群里。

原来是白素贞和小青,她们旁边还有许仙,看到许仙我差点没有把茶水吐出来,他正拿着糖葫芦在舔来舔去,这么大个人,看着恶心。

快到中午了,人是越来越多,士兵们分立两边维持着秩序,“往后退,往后退,带小孩儿的抱起来,一会儿被马踢了自己花钱找郎中,别东张西望,穿蓝衣服的那个,就是说你呢。”

远处传来了敲锣的声音,金国使者离这里已经不远了。

“哎呀,可累死老娘了,侄女啊,我胖的走不动了,可是这个死丫头死活要来看热闹。你说气人不气人。”一个五十多的胖女人刚从楼梯上露出个头,就唠叨起来。

表嫂站起来,等到她姑妈和一个姑娘走上来,走了两步迎接。“姑姑,你怎么才来啊,这茶都泡成白开水了。哎呀,美莲,今天打扮的可真漂亮。”

哇吐,美莲那叫个俗,简直俗不可耐,上身红衣,下面绿裙子,就像胡萝卜成精一样。

那脸啊,就是典型的窝瓜脸,跟植物大战僵尸的南瓜哥一样,小眼睛,挖斗脸,大嘴,厚嘴唇,反正看着就是扁的,好似被谁一屁股坐在头上压了一下。

我搜索记忆,这种脸型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对了,她是典型东南亚人的脸。

姑妈眼睛死死盯着我看,她看得我无处藏身,我急忙端了一杯茶敬过去,“姑妈,天热了,喝茶。”

“嗯,嗯,真懂事啊,侄女啊,这就是你说的燕北吧,你看这病好了,变得仪表堂堂,这模样就像运清年轻时候,有精神。”

我正不知道如何和胖姑妈沟通的时候,大林瞄见金使的车马,“夫人,夫人,来了,来了。”

大家的目光都向下面望去,金使仪仗整齐,为首的是一队骑兵,马车两侧是步兵保护,车子的帘子都收了起来,坐在里面的那个人,应该是金使,两撮发黄的小胡子在鼻子下面翘着,下巴下面还有一撮,头上垂下来几根小辫子,脑门光光的,眼睛显着不可一世的傲慢。

金使就长这样啊,我失望了,表嫂也失望了,就这模样,真不如美莲长的耐看。

忽然一道光亮闪过,眼睛被突然出现的亮光失明片刻,等我明白过来,金使仍然端着杯子在喝酒,然后是车马慢慢离开。

我心里想,这小子厉害啊,还自带光环呐。

我回过头,看见美莲急忙也扭过头,我们四目相对,她有点儿害羞,我有点儿恐慌,看到她的脸我就没有一点儿安全感,生怕她突然飞起来砸到我身上。

金国的使臣过去了,我也彻底玩完了,在表嫂的强力撮合下,姑妈的真心欢喜下,美莲娇羞的恐怖表情笼罩下,一个豫北小青年被定在腊八成亲。这要命的腊八啊,我是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吧。

大事谈拢就要走人,老板为了巴结知府夫人,热情过度,一定要留下表嫂吃饭,表嫂平常爱干净,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于是带着我们就回府了。

吃过午饭,更糟糕的事情传来了,金使被人杀了,士兵们又像野猪一样满城在跑,把刚刚恢复的平静又搅碎如泥。

中午看着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这个谜团让我想起了白素贞,难道是她们做法要了金使的性命,不会吧,她们虽为女妖,哪里有这么高的爱国情怀。

莫非那道亮光,难道是他吗?只有他嫌疑最大。

晚上表哥垂头丧气的回来,连饭也没有吃,表嫂端了一碗粥,他也没有心情喝,一直放凉还没有喝一口。

“相公,到底什么事情,你好歹说一下,让我们也想想办法。”

“妇道人家,你能有什么办法,临安城先是夏震被杀,今天又是金使被杀,皇上限我十天破案,否则提头去见,我该怎么办啊?”

表嫂一听这话,当时就软在椅子上,嘴里喃喃说道:“是啊,相公,这该怎么办啊?”

表哥如此为难,我不能在一旁看笑话儿啊,因为我知道法海的秘密。

“表哥不要急躁,那夏镇被杀,我听说是妖孽所为,这金使被杀,都是什么情形,也让我们出出主意。”

“燕北啊,你没有在官场上混过,不知道这官场的复杂,你能想到的我都已经想过了。”

“表哥,那可未必,夏震的死为什么皇上没有追究你,因为夏震根本就是血被吸干而死,皇上确信是妖孽所为,如何找活人算账。如果金使死于妖祸,表哥岂不是可以脱了干系。”

经我提醒,表哥稍微放松了一些,“金使出事的地点就在谭松涛酒楼附近,大家都知道当时明光一闪,然后这金使正在喝酒,走了好久,发现他仍然端着酒杯没有放下,身子一动不动,侍从一碰他,他身子一歪,发现早已死去多时。仵作查验,无伤,无毒,没有失血,这死的可是蹊跷啊。”

“表哥,如果想证明是不是妖虐所杀,你不妨请一个人出山,他可以帮你洗清真相。”

“你是说了空大师,对啊,我怎么忘了他呢?”

三天后,了空下山,断定金使被妖孽所害,皇帝颁下密旨,责令金山寺了空大师不日进行盘查,全城搜捕缉拿妖孽!

毫无疑问,这事落在了法海身上,这回该让他表现的机会的终于到了,足可以让他扬名立万。

或许,关于白蛇的战斗会从此爆发,白素贞啊,我真为你担心。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冗讯 对 沁园春 邢 的评论
欣赏点赞,对偶再完善一下就更..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仔细推敲自此更宽一些..
冗讯 对 闻入学通知 的评论
自此~此次如何望酌..
冗讯 对 七绝 弹奏 的评论
不知何故未显示图腾只好在此点..
冗讯 对 外孙高考得 的评论
该当存有鸿鹄志,他年载誉定从..